电子游戏行业三巨头
首頁  >   天涯記憶|在三亞,有一種美食記憶叫群眾街

天涯記憶|在三亞,有一種美食記憶叫群眾街

2018-11-13 來源:天涯發布

?古老的街道、滄桑的建筑、沿襲的風俗、感懷的舊物……如電影般一幀一幀播放著天涯的故事。在天涯區進行老街改造優化、激活老街活力的當下,天涯發布將目光投向老街老物老故事,深情回眸,尋找并講述那些屬于每一個天涯人的記憶。今天,跟天小涯一起來了解一下傳說中的“巴黎街”吧。

大腦有記憶,舌尖也是。

當我們回望過去,試圖在時間長河中淘漉來時的印跡時,關于美食的記憶,總在不遠處向著我們閃閃發光。

對于三亞人來說,那些閃閃發光的美食記憶,其中有一束光的名字叫做——群眾街。

640.webp

說起群眾街,許多老三亞人知道在哪兒,但在談到它時,卻更習慣用另一個更本土化的稱呼——巴黎街。

群眾街得此別名的背后,有著一段并不廣為人知的天涯歷史。

原群眾街社區副書記王裕姜告訴天小涯,數十年前,許多來自東方、儋州、臨高等地的人遷徙來到原三亞水產碼頭(今老漁港海鮮廣場)工作。

641.webp642.webp

▲圖:90年代的三亞水產碼頭   來源天涯社區@davidhuangfu

最開始,這些工作人員都居住在三亞河河灘附近,后來集體搬遷到了群眾街。由于其中東方北黎地區的人最多,便有了“北黎街”的稱呼,又因三亞方言中“北”與“巴”發音相似,“巴黎街”之名由此誕生。

那一次集體搬遷,除了給群眾街增添了一個別名,還開啟了三亞人的一段美食記憶。

643.webp

豬頭肉、粉腸、雞屎藤粑仔、椰絲糯米粑、豬腸bua、豆腐腦、蝦餅、甜酸粉······群眾街不長,卻曾匯集著三亞幾乎所有的傳統小吃,滿足著老三亞人的味蕾。

最開始,群眾街內只有幾戶人家制作傳統小吃,但因為好吃又實惠,很快就吸引了附近的居民過來品嘗。

644.webp

▲圖:早幾年前的群眾街,一到下午,小吃店老板們準時出攤

651.webp

▲來源:網友@艾果果愛素素

食客越來越多,群眾街上的小吃攤也隨著越來越多,一眼望去滿是各色傳統美食和食客們的歡聲笑語,凝聚成為老三亞最具市井氣息的場景之一。

在群眾街居住已20余年的王開元阿叔記得,那時每天早上6點左右,整條街便從清晨中醒來。鍋碗瓢盆叮當響,柴米油鹽烹美味,住在二樓的他都依稀能聞到用豬頭肉熬制粉湯的香味。

到了7點左右,街上便陸陸續續停滿了自行車、摩托車甚至還有汽車,人們從三亞各個地方趕來,就為了吃一頓“巴黎街”的早餐。

時至今日,天小涯在網上搜索關于群眾街的資料時,依然能見到許多網友在懷念街上早餐的味道。


645.webp

▲來源:網友@假裝在隱居

一位網友寫在天涯論壇上的一段文字,讓天小涯更是感觸頗深:

“那時我在巴黎街附近開拖拉機,并沒有覺得自己身處基層就不幸福,咸魚飯粥是快樂的本源。后來我又去了不少地方,但無論在哪里,最懷念的還是巴黎街那頓有豬頭肉的早餐啊!”

如果要選一樣美食代表老三亞的味道,那么群眾街的豬頭肉一定可以名列前茅。或是和黃豆、白蘿卜加入清水熬制成味道鮮美的高湯,或是直接蘸蠔油吃,口感又嫩又香,回味無窮。

王阿叔告訴天小涯,那時群眾街早上到處蒸騰著豬頭肉高湯、粉腸、港門粉等美味的熱氣,店家們一直到下午五點全部小吃買完才收工。后來有了夜宵攤,便連晚上也變得熱鬧了。

到1997年前后,群眾街已成為三亞最有名的小吃街之一。

住在三亞河東岸河東路的市民董陽杰記得,小時候最開心的事情就是跟著哥哥姐姐,步行過橋來到對岸的群眾街吃東西。

652.webp?

“好吃的東西太多啦,吃上一天都不會重樣!”董陽杰向天小涯回憶道,那時群眾街上幾乎家家戶戶門前的空地上都擺上了桌椅。街上到處都是吃東西的、喝茶聊天的三亞人,每天都很熱鬧。

食客們甚至只要點上一份加了魷魚絲的炒粉,再添點黃燈籠辣椒,那份油香便能使味蕾得到極大的滿足。

653.webp

到2001年前后群眾街一帶有了夜宵經營后,場面更是熱鬧非凡。

短短的一條群眾街,卻給三亞人留下了長長的美食記憶,還有那些永遠銘刻在歲月中的歡聲與笑語。

654.webp

董陽杰感慨地說,雖然現在足不出戶,點外賣就能品嘗到全國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美食,但他還是喜歡約上三五老友,一起到群眾街喝喝茶,吃點地道的傳統小吃。

說是習慣也好,情懷也罷,群眾街都已成為許多三亞人美食記憶的承載之地。

其實,除了年齡較大的人,群眾街對于年輕的90后來說,同樣也是童年記憶中珍貴的一部分。

95年出生的林瑾是位三亞姑娘,在她的印象中,群眾街的ou dao bui(黑豆飯)、芒果蘸蝦醬和港門酸粉,占據了自己童年美食記憶重要的一部分。

649.webp

▲圖:黑豆飯  攝\林瑾


661.webp

▲圖:芒果+蝦醬  攝\林瑾

“以前3塊錢就可以吃到一碗港門酸粉啦!”林瑾對天小涯說,小時候每次到群眾街都喜歡到一位老阿婆那里買港門酸粉吃,因為阿婆家的港門酸粉不管是配料還是湯汁,都非常的講究和地道。

采訪當天,天小涯也在群眾街品嘗了一些傳統美食。

店主人王麗花向天小涯介紹,堿水饃由糯米粉和著堿水蒸熟而成,之后再澆上香甜濃郁的紅糖姜汁。紫薯圓球的外層為紫薯和糯米粉,里面則包裹著花生、椰絲、紅糖等配料。

天小涯品嘗后,感覺堿水饃甜而不膩,香甜軟糯卻不粘牙,油潤綿甜的味道特別棒。紫薯圓球則香甜可口,讓人忍不住吃了一個再來一個。

群眾街上的這些傳統美食,食材或許不金貴,做法也并非十分精致,但那就是無比真實的三亞美食記憶。

其實,群眾街除了美食,還有著許多的三亞時代記憶可供我們回味。

長發、收腰衣、喇叭褲,再配上一雙“鴨仔牌”拖鞋,便是一身上世紀90年代三亞年輕人的時尚標配。穿上這身行頭到群眾街的人潮中逛一圈,便覺得自己有了一種時尚弄潮兒的范兒。

labaku.webp

▲圖:上世紀風靡中國的喇叭褲

時尚范兒有了,自然就要做點時尚的事情,比如去群眾街的包廂唱歌。當然,那時候的包廂還不叫KTV,它有著另一個名字——卡拉OK。

董陽杰告訴天小涯,當時群眾街的那家卡拉OK是三亞最早的幾家之一,一共有6個包廂,配送當時海南最受歡迎的力加啤酒。不過價格也不菲,10元1個小時,6個小時起。

如果沒錢到包廂去玩,當時的時尚弄潮兒也可以選擇群眾街頭的露天卡拉OK。露天卡拉OK設施簡單,就是一個話筒,兩個大音箱,加一個20寸的“大屁股”電視機。不過只需要點些小吃茶水,就能排隊免費唱。

電視機.webp

▲圖:老式電視機

于是,群眾街頭便此起彼伏的響起了三亞版“四大天王”的歌聲,此外,譚詠麟和張國榮的粵語歌當時也特別火。

如果我們將時間再往前推一些,關于群眾街,我們還能感受到更多漸行漸遠的三亞記憶。

“我1989年剛嫁過來的時候,周邊可以說是一片荒地。”原群眾街社區副書記王裕姜記得,那時群眾街還有著不少草房,四周長滿了仙人掌和各類草木,蜻蜓和蝴蝶就在其間自在的穿梭飛舞。

王裕姜回憶,現在的文明路(原群眾街三巷)附近,當時還是一大片三亞河西岸的河灘。孩子們最喜歡三五成群的跑到那邊去抓螃蟹,比賽看誰抓的最多。

如今,文明路附近早已車來車往,建起了大型酒店和各類餐飲店、水果店等。群眾街也早已換了面貌,街邊有了漂亮的居民樓,路面平整,綠樹成蔭,車輛有序擺放,為三亞創文鞏衛做著自己的努力。

時間在走.webp?

時間在走,光景在變,但那些與群眾街有關的舊時記憶,卻永遠刻在了三亞人的心中。


分享:
电子游戏行业三巨头 特马 215555开奖结果 欢乐代表什么生肖 快乐12助手官网 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五码走势怎么看 山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50期 辽宁唯博彩票信息下载地址 下载广东时时 白小姐免白小姐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