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行业三巨头
首頁  >   小小伴手禮“泡”出一方大產業——解讀海南茶葉前情往事

小小伴手禮“泡”出一方大產業——解讀海南茶葉前情往事

2019-03-25 李夢瑤 來源:海南日報

 編者按

  從最初發現到今日風靡全球,茶已成為世界三大無乙醇飲料之一。可以說,含多種有益成分并有保健功效的茶葉的普遍飲用,是中華文化對世界文明的一大貢獻。

  海南地暖,一年四季皆產茶葉,其中春茶最受追捧,擁躉者眾。在海南春茶,特別是備受茶文化和養生文化愛好者推崇的“明前茶”陸續上市之際,《海南周刊》全面梳理海南茶葉的歷史文化,從茶葉的歷史、詩文、種植、加工、產業等層面和角度,發現海南茶葉亮點,解讀瓊州茶語密碼。

  海南茶語·物產篇 小葉子“泡”出大產業

 

  一縷晨陽照射在白沙隕石坑及周邊環形山脊上,隕石坑旁的茶園久負盛名。海南日報記者 蘇曉杰 通訊員 符福輝 攝

 

  抽出新芽的海南大葉種。 海南日報記者 張杰 攝

  文\海南日報記者 李夢瑤

  “二月山家谷雨天,半坡芳茗露華鮮。春酲病酒兼消渴,惜取新芽旋摘煎。”(唐·陸希聲《茗坡》)春天的味道,是鮮的,是嫩的,那是茶樹潤著陽光、雨水的味道。對于愛茶的人來說,待到唇齒間茶香縈繞,這一口“春”,才真正從舌尖沁入了心田。

  初春的茶樹芽葉肥碩,擁有著一年中最蓬勃的生機。以五指山為中心向四周蔓延,五指山紅茶、白沙綠茶、白馬嶺紅茶等茶葉品牌漸次生根發芽,它們歷史脈絡清晰,在世代相傳中歷經起伏,漸漸舒展出海島私藏般的熱帶味道。

  好山好水好茶種

  獨特的地理條件和資源稟賦,造就海南島發展茶產業的先天優勢。作為全國最南端的茶產地,海南茶葉采摘季節比我國其它地區早1—3個月,使得本土所產明前茶有著“華夏第一早春茶”的美譽。

  以五指山山脈為中心,海南茶樹資源廣泛分布于五指山、瓊中、白沙、保亭等中西部山區,種植有海南大葉種、云南大葉種,及后來引進的臺灣大葉種、毛蟹、奇蘭、本山、安徽祁門櫧葉種、福建福鼎大白茶、鳳凰水仙等30多個品種。

  從加工工藝來看,又以五指山紅茶、白沙綠茶、水滿茶等種類為上品。

  五指山紅茶一般取海南大葉種制成,具體分為傳統紅茶、功夫紅茶及紅碎茶等,其色澤烏潤、香氣鮮亮,滋味濃、強、鮮、爽,湯色紅、艷、明亮,可與斯里蘭卡的錫蘭紅茶媲美。

  白沙綠茶則主產于白沙隕石坑范圍內的丘陵坡地,選用原葉包括海南大葉、奇蘭、福鼎、云南大葉等適生品種,所產茶葉耐沖泡,條索肥壯,香氣持久,湯色黃綠明亮,滋味濃醇鮮爽。

  若是追根溯源,長年生于云霧之中的水滿茶算得上是海南茶的“鼻祖”。因產于水滿鄉(古稱“峒”)而得名,水滿茶用五指山野生大葉茶,按傳統的手工藝制作而成,其品質特點為耐沖泡、條索肥壯、香氣清高持久、色黃綠明亮、滋味濃醇爽,可謂“云滋霧養出來的名茶”。

  茶是大自然恩賜的珍木靈芽,產自海島腹地的佳茗也是各有千秋。不止于上述幾種,海南的茶,還得待人細細去尋,細細去品。

  從暢銷海外到茶廠倒閉

  如果說喝到一口,就能比旁人更早一點進入春天,那海南中部五指山山地邊緣和東部、北部低丘臺地的春意,則比內地早得多。

  尤其在雨量充沛、氣候溫和的五指山地區,繚繞的霧氣在一脈相連的峰巒間不斷涌動,從而造就出獨特的高山云霧茶。當地黎族同胞早有采集野茶的習慣,而據《海南島志》記載,明清時期便有產自五指山水滿峒的野生茶出口,至民國時期因戰事紛亂而停止采制。

  由于茶葉生產滯后,僅有少量自然生長的老茶樹,茶農一度摘茶葉曬干后只作藥用。海南茶,也在這時候進入空窗期。直至1958年,五指山、瓊中等地開始小規模改造野生茶樹,通過采集野生五指山茶樹的枝條和種子,分別進行無性繁殖和有性繁殖,這才有了第一批人工種植的茶園。

  隨著國家建設迫切的創匯需求,在國家對外貿易部和中國土產畜產進出口總公司支持下,海南于1960年引進云南阿薩姆大葉良種和廣東英德的制茶設備,創辦通什、嶺頭、白馬嶺三個以種茶為主的國營農場,3年后茶樹面積由100畝擴至0.55萬畝。

  此后,又相繼扶持發展紅衛、白沙、東興、東泰、紅明等30多個茶場,海南茶產業由此步入一個空前繁盛的高峰期。至1987年,海南種植茶葉面積已達10.74萬畝,外貿茶葉公司每年收購約5000噸,年出口值達700萬美元左右。

  “20世紀90年代以前,海南以生產紅碎茶為主,幾乎絕大部分遠銷歐美等幾十個國家與地區,為國家換取了大量外匯。”海南省茶葉學會秘書長陳世登介紹,隨著1990年代中后期國家實行外貿體系改革,原本統購統銷的茶葉必須直接面對市場、自尋銷路,而國際市場茶葉價格波動后出口受阻,國內市場又以綠茶和烏龍茶為主,海南茶產業開始由盛轉衰。

  至2000年,海南茶園面積縮減到5萬畝,大量茶場(廠)紛紛倒閉。生于海島腹地的茶,兜兜轉轉上千年后,又暫時歸于沉寂。

  從各自為戰到攥指成拳

  在大量茶農棄種后,烏石農場的茶園面積一度從上萬畝萎縮至3000多畝,所產茶葉甚至被一麻袋一麻袋地“賤賣”給各家老爸茶店。2009年,烏石農場整合全農場原有的茶業生產基地,開始發展高端茶產品。不過幾年光景,烏石農場茶葉收購價格便從2元/斤一路上漲到13元/斤。

  如同茶葉在滾燙的開水中回旋上浮般,海南茶產業歷經轉型陣痛后也開始觸底反彈。

  然而海南產茶區遍布五指山、瓊中、白沙、定安、保亭等市縣,大大小小的茶園不計其數,打造出的茶葉品牌雖各具特色風味,卻也逐漸暴露出品牌各自為戰、產品規劃單一的問題。

  如何攥指成拳,整合資源開拓市場?依托市場化改革發展思路,坐擁海南80%茶園的農墾系統于2016年4月成立海墾茶業集團,將墾區的“白沙牌”“白馬嶺牌”“金鼎牌”“南海牌”四大茶葉品牌進行資源整合,實行統一地理品牌、統一技術標準、統一市場營銷的運營模式。

  整合不到一年,“精品白沙王”最新開發的小盒包裝專供酒店,新研制的黑茶成為銷售“黑馬”……一改以往的“單打獨斗”,“海墾茶”通過差異化產品打出一套市場“組合拳”,成效初顯。在當年的海南冬交會上,海墾茶業集團與茶葉經銷商共簽約訂單200余單,簽約金額突破1.5億元。

  海南茶葉“國家隊”打了翻身仗,越來越多的“民間隊”也逐漸摸索出轉型升級思路。

  在基本建成200畝五指山茶文化生態產業園的同時,五指山妙自然茶業有限公司將茶、旅、文產業融合,啟動建設集現代茶葉生產、山地休閑度假、鄉村文化體驗和鄉村養生度假等多功能于一體的雨林茶鄉茶文化特色村落;而在不遠處的五指山椰仙水滿茶香觀光園,游客除了可以跟采茶姑娘學采茶,甚至還能走進茶園內的茶葉加工廠,親自體驗一番搖青、殺青、烘烤的樂趣。

  不經意的烹煮沉浮間,一片小小的葉子正“泡”出一方大產業。

  海南茶葉出口貿易簡史

  文\海南日報記者 李夢瑤

  扼守海上絲路之要道的海南,自唐代起便有土特產轉口輸出。而茶葉作為外貿貨物,卻要再往后推個四五百年。原因無他,只是瓊島向來無人工種茶,所產茶葉皆采自野生茶樹,至明清時期出口,也不過年產茶葉3船。

  直到20世紀50年代末,遵照中央關于建立外貿商品生產基地的指示,海南行署外貿基地局在中部山區建立通什、嶺頭、白馬嶺3個茶場,這才拉開了海南茶葉大規模出口貿易的序幕。

  翻閱《海南統計年鑒》,可以看到1962年海南出口茶葉創匯12萬美元,過了短短5年,這一數字便增至77萬美元。此后的數年里,海南島上的茶園種植面積得以迅速擴張,所產CTC紅碎茶、傳統紅碎茶及工夫紅茶96%均被銷往國外。其中,生產出“遠洋牌”CTC紅碎茶的南海茶場等基地,更榮獲國家對外經貿部授予的“出口生產基地企業創匯百萬美元”榮譽證書。

  隨著1988年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依托中央賦予的多項優惠政策,海南外貿出口也迎來黃金發展期。這一年,國家為海南茶葉生產基地劃撥貸款1047.6萬元,產茶量逾6000噸,出口總額也飆升至779萬美元。

  由盛轉衰,始于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彼時,國家實行外貿體系改革,茶葉市場全面開放,加上國際市場茶葉價格變化,紅碎茶出口受阻,海南茶葉生產出現大范圍萎縮。除少數幾個國營茶場 (廠) 想方設法艱難支撐外,一些規模小的茶廠只能毀茶閉廠。

  曾經風靡海外的“遠洋牌”“環球牌”漸漸消聲匿跡,海南本省無茶可外銷的境況也幾乎持續了近20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推進,海南重組茶葉資源,也將迎來茶葉對外貿易出口的新機遇。

  海南茶語·民族篇 黎寨茶韻越千年

  海南茶語·茶旅篇 茶旅相融合 茶韻引客來

  海南茶語·歷史篇 蘭芷馨香海南茶

  海南茶語·詩文篇 海南茶詩綴珠玉

?

分享:
电子游戏行业三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