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行业三巨头
首頁  >   越來越多自發的文藝活動在海口騎樓老街聚集 帶狀文化街區盛裝來襲

越來越多自發的文藝活動在海口騎樓老街聚集 帶狀文化街區盛裝來襲

2019-04-21 杜穎 來源:海南日報

   越來越多自發的文藝活動在海口騎樓老街聚集

  帶狀文化街區盛裝來襲

  海南日報記者 杜穎

  近日,騎樓老街中山路86號,吉木MOON空間在上演具有獨特風格的環境戲劇《凱撒》。

  環境戲劇,對很多人來說,還是一個較為陌生的藝術表演形式,在現場,青年演員們身著盛裝,扮演莎士比亞古羅馬二聯劇《凱撒》和《克里奧佩特拉(埃及艷后)》中的主要人物,再現兩千年前的歷史語境中濃縮的精彩時刻,忠誠與背叛的審視、群體性的狂熱與史詩的磅礴。這一場戲劇,讓演員和觀眾發生了一次體驗式的“碰撞”,觀眾成為了表演現場重要的參與者和環境的構成。

 

吉木MOON空間。

  與過去兩年在上海國際藝術節和當代美術館的演出形式所不同的是,此次戲劇劇目創新設立了3處流動的劇場,3處富有意味的表演空間。導演兼主演鄧菡彬說:“在騎樓老街能夠有充分而連貫的藝術街區來展演‘流動’的戲劇作品,亦說明這座城市為文化而開啟的新型藝術空間正在逐步形成。”

  的確,如果說美麗椰城的城市更新計劃過去相對集中在自然環境和基礎設施的改造升級上,那么近年來以海口騎樓老街為代表的、注重城市“內里”品質的帶狀文化街區的形成,則更加凸顯著這座城市的文化氣質,涵納了眾多的小眾藝術,在這一方土壤上得以展示。

 

鄧菡彬實驗戲劇《交通果醬》海南首演在方外空間。

  呼之欲出的文化街區

  中山路騎樓老街“老船長”樓上,“方外空間”成為了去年至今到海口來的中外文化學者藝術交流的新聚集地。

  3樓是寬敞的展覽廳,4樓是適合喝茶閑聊的聚會場地。淡淡的暖藍色背景、充滿現代藝術氣息的小桌椅、南洋特色琉璃吊燈、老上海情調的裝飾品、古典鋼琴……方外空間,營造出的空間用三個字可以描述:情懷感。方外空間的主人楊菊香是一位從深圳來到海口從事文化事業的資深策劃人。她和一眾以騎樓老街作為文藝基地的創業者一樣,對騎樓老街未來作為海口文化藝術集聚地的趨勢是充滿信心的。

  文化街區,顧名思義,是指擁有比較豐富的文藝空間和文化活動,是喜愛文化的人們的聚集地,也是外來者能夠真正感受到一座城市的味道的標志性區域。過去多年以來,隨著海口城市建設和更新步伐的加快,包括舊城區改造新商業地標的崛起,城市東西南“骨架”的不斷拉伸,新增了不少新商業街區,比如西海岸遠大商圈,東部的國興商圈,南部觀瀾湖、椰海大道新商圈等等。但,盡管擁有較為華麗的風潮趨勢和建筑美感,卻不是每一處商業街都有可能轉化升級成為文化藝術街區。能夠實現轉型的它,需要的元素不僅是現實的,且更需要歷史的堆壘。

  騎樓老街10余年來都在堅韌地蛻變著。百年的歷史文化底蘊,以及改造后接地氣的天然的地理氛圍,是目前騎樓老街能夠在眾多商業街區中脫穎而出,逐步探索走向文化街區的獨特優勢所在。

 

著名翻譯家肖天佑在方外空間的文學沙龍。

  從歷史坐標的角度看,100年前,騎樓老街所在地,是海口地區整體集中展示開放、進行商品內外銷貿易的集散地;歷史的繁盛與100年后此地欣欣向榮的商貿氣息,恰恰在此處有了精準的交集;從地理區域范圍的角度來講,每天,透過聆聽鐘樓傳來的悠揚而深沉的鐘聲,在老街上穿梭,很容易令人產生一種穿越感,老街周圍還有老宅、廟宇等各類古跡,又間接匯聚凝成了一種歷史空間的縱深感,這為老街帶來了其獨特的元素;而從個人感官來說,當下快節奏的社會生活中,當代人內心多多少少都存有動蕩感,還有令人百思困擾的是在生活的城市找不到“根”的感覺,此時,有情感的老街坊,那種給人內心帶來的穩定感就會變得非常強烈,需要出現一個“令人感受安定的街區”來依靠,騎樓老街具備這樣的條件。楊菊香告訴海南日報記者她的感受:如果在大城市奔波疲憊,內心很想追求一種安定感,那么來海口騎樓老街就對了,在這里可以找到這種感覺。

  楊菊香的想法不僅是代表自己,也是不少人的想法,也正因為看到這些老街優勢,一大批酷愛文化的人士紛至沓來,寄居下來,為老街增添著文藝的內核。于是,方外空間、見外、還客、吉木MOON空間、國新書苑等一批藝術基地崛起,一場場文藝佳作品讀會、藝術品展覽、觀影會、戲劇、沙龍、藝術課程……在此盛裝登場。

 

二○一八年二月易至群畫展在海口國新書苑開展。

  于細節中升華城市氣質

  見到鋼琴師林川時,他正在策劃第二場“街頭鋼琴計劃”。

  大氣端莊的三角鋼琴,托運進來擺放在騎樓老街的街頭,隨便任何人都可以彈奏曲子,任何人都可以走近、參與。林川是一位鋼琴愛好者,常常在環境的感染下憑靠自己的內心感受于街頭演奏,鋼琴、手風琴均是信手拈來,于音樂聲中流露真情實感。鼓勵公眾參與的“街頭鋼琴”公益活動讓記者也產生了不少疑問:“您不會有擔心嗎?鋼琴損壞,沒有收益,旁人的不理解……”林川坦言,如果在其他地方,或許會有這樣的顧慮,但是在騎樓老街這樣的藝術區,這些問題不會出現。

  事實上,在第一場“街頭鋼琴計劃”實施時,林川的這一公益想法已經產生了不小的轟動,人們彈奏曲子,有人在旁圍觀,小孩子們嬉戲觸摸,每天有優雅琴聲的街區,誰能不喜愛呢?

  今天,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文藝活動自發聚集在老街文化街區,逐漸形成了街區“文化帶”。南洋文化展覽館,可以做文化講堂、老街講壇,不久前還剛剛舉辦了東坡文化講壇;還客民宿一樓大廳可以做文化展演活動,而方外空間、見外等等,都是小眾藝術家們舉辦交流座談的好地方……老街帶來了一種精神歸宿,不容置疑地客觀促進了精神文化的消費意識的提升,與此同時,也告訴了對海口陌生或者不陌生的人們:海口,終究是一座有文化趣味的城市。

  今天的中國,每個城市或許都會有展現其獨特氣質的歷史街區,像北京798藝術區、南京1912時尚街區、上海創意園和新天地……它們都已超越了本身的商業屬性,成為所在城市的文藝名片。海口,無疑也走在文化街區的探尋之路上,對此,海南大學教授鄧菡彬認為,海口在對文化街區的持續探索中,需要在商業和文藝之間找到一種科學的平衡。既避免讓過度的商業化沖淡、阻滯藝術家的浸入,變成了“文化的埋藏”;同時又必須要讓文化藝術服務于街區,用藝術來保持那一種難得的鄉土味、那一種情懷,這是需要這座城市和人們在未來共同去思考的問題。

 

夕照下的騎樓老街。

  訪談 | 讓騎樓老街成為海南文化新地標

  騎樓老街——最能體現海口作為國家歷史名城的建筑街區之一,歷來承載著文明的期許。歲月滄桑時光流淌之中,騎樓老街所代表的絕不僅是一條具有商業價值的街道,更是海口文化的集中呈現地。騎樓老街如何能夠實現藝術街區的升級,成為許多文化工作者的期盼,海南日報記者就此專訪了海南騎樓文化研究者蔡葩和長期致力于研究街區文化與文創產品應用的張東風博士。在蔡葩看來,騎樓老街的最終文化目標,是變身為城市文化會客廳,讓藝術融入老街區,也便更多融入人們的生活。

  記者:騎樓老街升級為藝術街區的潛力在哪里?

  蔡葩:不少城市在地標式街區的打造中,多以知名景區、主題公園、廣場、商業中心等作為載體,迅速投資、快速建設,短期成勢,但留有遺憾的是沒有文化的沉淀。騎樓老街恰與之不同,它有集建筑、歷史、文化、現代于一體的綜合文化內核,這是非常稀缺的。難能可貴的百年街區被珍惜和保存下來,形成不可替代和比擬的價值。

  當前,利用社會力量,對騎樓老街進行藝術、文創等業態的綜合調整,已進入官方視線。騎樓老街要擺脫“千街一面”,將傳統低層次販售搬出去,將從事藝術創作和文創業的企業引進來,讓老街的形態“新”起來。同時,老街需要年輕人,需要新鮮的文化血液,需要現代人的新思維,將街區做成吸引人的文化聚集地,這是老街面臨的挑戰。

  記者:朝向藝術街區的方向,您認為騎樓老街需要練好怎樣的內功?

  張東風:應該吸納眾家之所長,民間藝術、非遺技藝,還有在“雙自貿”背景下展開更多的具有國際特色的文化活動,讓海南本土居民、旅居海南的文化愛好者,作家群體、甚至外國友人,都能被吸引進來,這是體現功力的地方。令人欣慰的是,已經有不少文化單位在默默努力做著這些工作,并正在以相當多的頻次舉辦沙龍、論壇、講座、觀影、展覽等各色藝術活動,規模逐漸由騎樓老街延伸至市民游客到訪中心,長堤路南北的帶狀文化板塊分布有著欣喜的呈現。

  記者:當前在街區打造上還有哪些方面的不足和缺失需彌補?

  張東風:首先,騎樓老街的業態我認為還需要更新和調整,目前賣特產、販售小商品的店鋪依然很多,相對的,總體用于文化藝術的空間所占比例卻不高,這種商業結構需慢慢改善;其次,騎樓老街管理方在培育、支持文化藝術街區建設上仍存在著意識的不足,比如不久前,一位鋼琴愛好者主動牽頭做街頭鋼琴公益活動,拿出自己的鋼琴讓市民游客隨意于老街街頭體驗,這客觀來說算是可以增添街區藝術氛圍的,但操作過程中,因與老街物業方沒溝通好,這項活動最終沒做成,非常遺憾。所以,特別希望從上至下都能夠有一種扶持老街藝術升級的積極意識,這是很關鍵的。

  記者:您認為未來的騎樓老街將呈現一種什么樣的狀態,才是更為群眾所喜愛和認可的?

  蔡葩:盼騎樓老街能夠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海口城市文化會客廳,更有品位,更有底蘊,更加風情萬種。將來的它,既是海南當地特色文化不可替代的文化地標,也是展示海口城市文化的重要窗口,是進入海南了解海南的歷史文化活的載體。在這一過程中不急于求成,要科學地規劃和引導,讓南中國這顆璀璨的明珠更加熠熠生輝,照亮現在與未來。


責任編輯:stourweb
分享:
电子游戏行业三巨头